您所在的位置:
  首页 > 境外游资讯频道 > 出境导游 > 乌克兰的新兴旅游景点:重返切尔诺贝利

乌克兰的新兴旅游景点:重返切尔诺贝利

2013-1-10 5:24:45    网友评论 风景网  
   复制链接 |   

  当年令人闻之色变的切尔诺贝利,已成为乌克兰的新兴旅游景点之一。 导 
  游打出一个颇为眼熟的手势,叽叽喳喳的人群霎时安静下来,在众人或好奇或惶恐的目光包围下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手机大小的辐射探测器,屏幕上的数字正疯狂地往上蹿。几百码外,孤零零地立着一幢由铁丝网围成的灰色建筑,被日光拉长的阴影宛如择人而噬的巨兽。游客们纷纷掏出手机拍照“留念”,却无人敢再往前一步。

  这幢破败不堪、形同废墟的烟囱楼便是原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4号反应堆,时隔四分之一个世纪,反应堆的辐射值仍是居高不下,切尔诺贝利仍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泄漏事故的代名词。然而,随着“准入”政策的放宽,当年令人闻之色变的“鬼镇”正逐渐成为乌克兰的新兴旅游景点之一。

  与世界上其他悲剧事故发生地——譬如阿姆斯特丹的安妮·弗兰克故居博物馆或曼哈顿的世贸中心遗址“原爆点”——不同,切尔诺贝利所提供的“历史语境”近乎空白,除了一座小型纪念馆、一片荒芜景象和一位驻地导游之外,在这里,你看不到历史的审判,亦不会经受悲情的渲染。

  拍照结束后,同行的游客开始向导游提问:

  “我们呆在这儿也会被辐射吗?辐射值是多少?”

  “就跟乘坐从美国飞往欧洲的航班差不多吧。”

  “反应堆的温度有多高?”

  “90摄氏度左右。”

  “那么,呆在这儿有危险吗?”

  “我们不会呆很久。”导游的脸上再度露出了我们所熟悉的温和的微笑。

  事实上,看似破败不堪的建筑外墙乃是由钢筋和混凝土铸成,按照设计师的初衷,“理应”具备防辐射的功能;事故发生后,当地人给它取了一个新名字——石棺。真正的“潘多拉之盒”隐藏在“石棺”内部,方圆30公里均被划为“禁区”,不仅游客望之却步,迄今仍在清理事故现场的5000余名工人亦不得越雷池半步。视线所及之处,除了满河浮藻、葱茏草木和废弃的民房,几乎别无他物。

  然而,切尔诺贝利所给予的强烈震撼,并不在于你看到了什么,而在于你没有看到什么——空无一人的大型发电站、车辆绝迹的街道,还有空气中那股近乎死寂的味道。眼前偶尔会闪过一位老人骑着自行车远去的孤独背影。没错,切尔诺贝利并不能算是一座完全意义上的空城,在政府颁布禁令之后,100多位上了年纪的原住民集体表示抗议并执意要落叶归根,最终乌克兰当局亦不得不妥协。他们,或许将成为历史上最后一批“切尔诺贝利人”。

  核泄漏事故之后,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许多村庄均受“株连”,超过18万原住民无家可归。其中以普里皮亚市的命运最富戏剧性,这座人口超过5万的工业城市的整个存在历史不过短短40年,可谓“成也核电,败也核电”。在那个夜晚,许多消防队员接到通知,须即刻赶往切尔诺贝利处理一起“反应堆事故”,或许没人能够预料,自己的生命会在几天后画上终点。当地居民被快速疏散,没有人愿意告诉他们为什么,也再没有人回来过。

  事实上,以核电起家的普里皮亚可谓原苏联政权下的模范城市之一。在这里,你甚至可以买到“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”,譬如香奈儿五号;空无一人的摩天楼曾被乌克兰作家安德烈·科考夫誉为巴洛克式“块状建筑”的经典教科书;高级酒店中不乏开放式庭院和电话亭之类的“五星级”标配;锈迹斑驳的路牌上,意气风发的苏联影星正指向一个不知名的远方……

  时至今日,切尔诺贝利早已从公众的视野里淡出;然而在乌克兰,这始终是一个不容回避的话题,无论走到哪儿,都会有人告诉你,在事故发生的当天,他们身在何方,他们有一位曾在当地工作后来不知所终的亲戚,或是在那个懵懂无知的年纪,他们是怎样目送父母匆匆赶往事故现场,却不知从此便是天人永隔。只消在基辅的酒吧里坐上一晚,几杯伏特加下肚,你便会清楚地知道,切尔诺贝利是怎样渗入人们的血液、骨髓和心脏中,这份惨痛的记忆是怎样成为一种生命不能承受之重。

  欧洲小镇的路牌设计向来是有始有终,出口和入口处均有镇名标示,唯一不同的是,出口处的路牌上还画有一道红色斜线。在切尔诺贝利,当你沿着那条荒草丛生的小径离开时,几乎每隔几步,便会有一道触目惊心的红线映入眼帘——整整94道红线,这是一座有来无回的“鬼镇”。
 

   [编辑:李程]
查看更多评论>> 我来说两句(已有0条评论)
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(欢迎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)
忘记密码? 注册 用户名:  密码:    匿名评论
来源:第一财经,本文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:转载自风景网 [ http://www.fengjing.com ]
本文链接:
本文关键字乌克兰  切尔贝利诺  旅游  东欧  春节